方便面啊方便面,真是神奇

  慕思而倾  

【基盾】Goodbye Goodbye, never see you again.(下)

避雷警示:狗血,人物一定程度偏执化(黑化),普通人,重要角色死亡,bug

欢迎指导各种错误(错字)



☀  Four  ☀

    灰尘在阳光中跃动,模糊了地板沾满污秽的男人。

    眼皮下的眼珠骨碌旋转,几秒过后,男人眨着眼睛苏醒。酸臭的呕吐物使男人皱眉,脸部蜷缩,表现极大的厌恶。空空的肚子也痉挛着,那使他再一次想呕吐的欲望好了多。


    Loki无法忍受这满地污秽,尤其当其中一部分沾在他的衣物上时。他怀疑这是Thor设下的牢笼,可他脑海中最后一瞬的记忆是自己逃到一个小巷,以及一只苍白,透明,隐隐浮现皮肤下青筋的美丽的手。

    动动右手,没有任何疼痛。Loki的脑海渐渐浮现事情的经过,这里大概不是Thor的陷阱,大抵是有人救下自己。依照他浑身的伤势来看,自己应该在这里待过有一段时间。只是这一段时间完全是一片空白,干净地恍若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耸鼻,Loki在内心发出一声悲哀的,无可奈何的尖叫。瞧瞧现在的他,浑身又脏又臭,与这干燥整洁的小屋格格不入。他需要一个彻彻底底的打扫!三百六十度,全身无死角。


    黑色风衣包裹白衬衫,黑色的长裤称出修长笔直的腿。拍拍不存在的灰尘,Loki对自己现在的这一身满意至极。摸一把自己黑亮柔顺的发丝,这可比先前好太多。

    Loki应是高兴的,当然,要带着一点小疑惑。因为Loki决不允许自己的记忆出现任何差错,他讨厌事情超出自己掌控。可他现在异常暴躁,不是来源于记忆的缺失,而是来自一种神秘的,异常的外界力量。这股力量牵引他的脚步,摆动他的心思,Loki几欲一脚踏出屋外,可这种行为完全是一个失去理智的冒冒失失的人才会做出的,于是他又收回自己的右脚。

    只可惜现在的动作已经迟了,一把枪抵在Loki的太阳穴,冰凉的触感刺激神经。缓缓举起双手,Loki假笑着看着绷着脸,机械式的杀手。一双锁链拘束Loki的双手,他被粗暴地踢进一辆黑色小轿车。


    可怜的Loki!你什么都还不明白就被丢进一辆落魄的小车,两边还都坐着冷死人不偿命的杀手。

    Loki在心里想着。杀手是陌生的面庞,但这并不放在他看出这就是Thor的手下。

    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小Loki。

    

 ⊹ Five ⊹

       黑暗,糊上一层黏腻咸湿的恶心液体,扭曲身躯,那是层层包裹,层层攀爬的本我。角落的黑蛇标本保持吐舌,细长的舌暴露空气之中,充分吸收那杂糅的,阴冷的黑暗。邪恶的黄绿蛇眸死死盯着前方,唯一的微弱光亮倒影浮现它的眼中,使得邪恶看上去更加蠢蠢欲动。


    一枪崩掉视线中最后一名敌人,Loki淡然吹吹烫热的枪口。

    现在的一切发生都像极了一个混账游戏,还是无聊的解密式的。


    颠着脚,Loki知道枪声会吸引这所庄园内的其他人,说不定还包括Thor。他干掉了那些冷脸的死板杀手,灼热的鲜血撒上几滴在他的黑色风衣,凝结成褐红的干结。Loki没想过凭借现在这个残废的躯体逃出,可这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深呼吸,那股神秘的力量再一次驱使Loki。咬牙,Loki强硬地改变自己脚步行驶的方向。那一扇璀璨的,紧闭的虚幻之门也就那么掩埋在无边的昏黑走廊内,其中深藏一个美梦,装饰华丽珠宝,漂浮的幸福,赶走一切痛苦。


    蒙上你的双眼,去掉你的四肢吧,那样便能看见,便能触碰,便能进入。

    隐藏在黑暗中的生物如此说道。

    就这样浸泡在污泥中。

    这是它们所希望的。

    会有镶嵌珍珠羽毛的天使携您同行,那是你最梦想的世界。

    它们蛊惑着。


    蠢蠢欲动的东西,Loki是听不见的,尽管同源的黑在牵引。

    

 ♚ Six ♚

       所有的一切都会有最终归宿,俗称了解。


    Thor的眼中全是失望,Loki笑着,Thor有什么资格指责并表现现在这么愚蠢的表情。但那愚蠢的表情又闪过一丝怜悯,像是在看一个小丑。是的,Thor不就是这么看着Loki吗?一直一直说着信任,说着我信任你,然后又在被背叛后露出伤透心的表情,自以为是。厌恶时也是同样自以为是,Thor是站在哪个立场,又有什么样的资格?


    Loki这样想着,那张嘲讽的脸摆出更加不屑的姿态,胃液翻腾,喉间发酸。

    “噢!让我想想时刻准备用枪子儿穿透我的脑袋的Thor首领可不是想请我和一个下午茶而已。”


    Thor神色古怪地看着Loki,他喉结上下移动,看起来想要说些什么。这样Loki感到不安,仅限内心。

    “Loki......”

    突兀响起的声音,如此令人怀念,如此缥缈,仔细聆听寻找时却消失不见。那一层白色的记忆内蠢蠢欲动的东西几欲冲破薄膜而出,笼罩密密不安。


    Loki看见Thor举着枪,银白的子弹穿透他的心脏,带去所有的迷惘。


    “Goodbye。”

    黑暗笼住Loki的双眼,他看不见Thor,看不见鲜血染红内里的白衬衫。四肢渐渐冰寒,行走的生命停止流动,生机在空气中消散。


    薄膜,被冲破。

    直至死亡,我们再一次相遇。

    这一次游戏,我们都是输家。


    直至死亡,神明才睁开双眼。

    这一个世界,丧失唯一所爱。


    Loki再一次醒来,他看见世界。

    赤裸身躯,苍白无暇,飘零白雪,埋没城市。

    Goodbye Goodbye, not again my love

    

   ☪ Seven ☪

       很久以前,Loki便意识到自己和那一个家庭格格不入。


    父亲无私的称赞永远不会给予Loki,母亲温柔的抚摸像是利刃,一遍又一遍的凌迟,Loki的心脏凝结无数的伤疤,混杂黑红血液。

    Loki恨着父亲,恨着那名义上的兄弟。对于母亲,Loki眷念那如刃的温柔,抵触无时不刻的怜悯。


    Loki喜爱黑暗,独处黑暗,阴影抚慰他的心灵。

    身处角落,融于黑暗,静静地,偷窥遥不可及的光明。


    Loki捕捉过一直蝴蝶,金色的翅膀,飞行时会落下宛如阳光的灿烂颗粒。它仿佛是从太阳中诞生的神奇生物,神明最为怜爱的宠物。Loki一眼便喜爱上这只蝴蝶,他赐予它一个完美的家,赐予它所需的一切,除了自由。

    隔着透明的玻璃,蝴蝶奄奄一息地沉默,Loki喜欢它的沉默,寂静地,温顺地。

    蝴蝶掉落在泥泞的土地,金色的翅膀残败,人们的脚一次又一次踩过。于是,只剩下与土地混为一体的渺小内脏。


    Loki捧着那小小的泥土,感受内心的不甘和孤寂,他再一次只有一人。


    Thor放出蝴蝶,他说,这应该是飞扬在外界的。

    Loki呆呆看着手中的事物,眼睛干涩,没有泪水。只有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将悲哀混杂仇恨播撒全身的血液。Loki不断重复着,它死了,熙攘的人群,没有人会为此停留。

    独属一个人的哀悼。


    生而为王。

    父亲如此说道,但Loki已经明白,能坐上那一个位置的只有一人。融于血脉的,牵连唯一的缘结,只有那一人能做到。


    “我只是想让你去做自己喜爱的事。”

    所以没有为自己留下一点点机会?哪怕是一个渺小的希望也不行?

    “你和Thor不一样,我相信你一个人也能够解决。”

    没有任何人是生而如此,就算是神。

    “停止你那些愚蠢的把戏!”

    永远不会了,父亲。


    黑手党的荣耀啊,独属那一人。Loki就像是一个可笑的蝼蚁,独自挣扎,给自身装上牵丝线,表演可笑的戏剧。

    你们的喜,你们的胜利,永远是我的悲,我的落魄。


    唯有那一段时光,充斥蓝色的忧郁和温柔。Loki在Steve的身边忘却所有,心理的,身理的。

    这一段时光短暂地像是点亮黑夜的璀璨烟花,如此缓慢来临,如此迅速落幕。

    就像是曾经的那一只蝴蝶,终究和泥土混为一体。


    Loki醒来,从这一个美好的梦中苏醒,忘却梦的美好温暖,他又在那一个可笑的戏剧中了,并且迎接死亡。

    死亡划上终结的符号,缺失的也圆满了,梦的结局如此凄惨可笑。

    他的Steve啊,如此美丽,如此脆弱。轻易地,便像是烟花一般坠落。


    世间最后一名神祗,徘徊迷失于凡世。

    这名神祗迷失地太久,太久。久到所失挚爱之人,又再次独处一身。


评论(2)
热度(20)
© 慕思而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