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啊方便面,真是神奇

  慕思而倾  

【基盾】Goodbye Goodbye, never see you again.(上)

啊,本来想一发完的,只能分上下了。

避雷警示:狗血,人物一定程度偏执化(黑化),普通人,重要角色死亡,bug

欢迎指导各种错误(错字)

世间最后一名神祗,徘徊迷失于凡世。

    

❁ one ❁

    右手臂已经失去知觉,因为骨头的折断变形而扭曲。鲜血蜿蜒而下,瞬指尖滴落,染脏洁净的地毯。Loki低头看看华丽羊毛地毯,自己的脏污的血和布满污垢伤痕的赤裸裸的双脚和这地毯完全格格不入,就如同自己在这个家庭中的存在。

    残秽的代表,可有可无的影子。

    昏黄的灯光搭配璀璨的水晶装饰,上好的牛皮作为墙纸,低调古朴的留声机播放世界仅有一张的唱片。《Violin Concerto in A minor (BWV 1041): III. Allegro assai》悠扬的曲调回荡客厅,此时整首曲子刚播放四分之一。

    Loki举起尚还能够支配的左手,黑黝黝的枪口对着Thor,周围的护卫立马举枪同时对准Loki。

    “是要比你的狗的枪快,还是我的速度快,Thor!”

    食指轻轻按压,掌心滑腻的汗渍让本就不愉悦的Loki将眉头皱地更深。但他的表情执着扭曲,平日总是用发胶抹的一丝不苟的黑发凌乱不堪,嘴角勾起看似漫不经心的笑度,甚是有大不了鱼死网破的决心。

    “来吧,Thor,做出你的决定。”

    低沉嗓音,此时音乐进行到差不多三分之一。急促,又不时拉长音调,时间过去地是如此缓慢而又迅速。抬手,Thor示意护卫退下。为首的将军想要上前一步,但在Thor威严的目光下还是带着属下撤退。

    “我再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弟弟。但今天,此时此刻,是你我二人的战争。”

    Thor昂头,微微抬起下巴,露出Loki最为厌恶的自傲表情。一声枪响,接着下一声,Loki的子弹射入Thor的肩膀,Thor的子弹擦过Loki的耳垂。若不是偏离,子弹将直接穿透Thor的心脏,Loki的大脑会出现一个血洞。紧接着,两兄弟又互相射击,皆没有实际伤害。到最后,过去四分之三的音乐,枪中皆没有子弹。

    Thor将头顶在Loki的胸膛,双手束缚前者,逼得对方连连后退。Loki体力比不过Thor,狠狠扭住后者手腕,试图靠技巧取胜。二者皆争斗来到阳台Thor给Loki脸上来上一拳,Loki也同样毫不留情在Thor鼻梁出给上一拳。

    乐曲仍在进行,然已经逼近曲终。在音乐停止的那一刻,这一场搏斗终于分出胜负,墨绿色的身影坠下。

    地面,坠落之处,仅剩一滩鲜血以及零星的几滴血迹。

    

❦ two ❦

    阴暗的小巷,只有一人的低沉脚步以及一名重伤者微弱残喘的音量。脚步声停止,黑暗中的那一抹金色被唯一偷进的几缕阳光照耀。Steve看着昏迷在角落的墨绿身影,犹豫几许,最终小心翼翼地将伤者抱起。

    迷离的阳光透过轻薄透明的玻璃笼罩静静坐着专心绘画的男人,虚幻的光,笼罩与其中的身影真实地太过于虚假,似乎随时会羽化成神离去。Loki踩着轻轻的步子,来到Steve背后将男人紧紧抱在怀中。巨大的力量勒得Steve胸腔紧闷,可Steve只是握住Loki的手腕,将头依偎在爱人胸膛内。

    一个月前,他遇见Loki,这个浑身重伤的受伤男人,失去记忆的男人。肋骨断了三根,右手骨折,身体各处都有遭受打击的青紫痕迹,更别说其它地方深深浅浅的各色伤痕。大概跑到小巷时Loki就再也支撑不住,原本Loki的双脚就受伤严重,在一阵激烈的奔跑下受挫更为严重。现在,Loki的右手已近痊愈,但偶尔还是会有轻微刺痛。而双脚,走路时总是瘸着步伐。

    Loki初醒,Steve看着那幽绿的眼眸,带着睁眼的朦胧,但更多的是阴暗处的野性,孤独与绝望。有那么一瞬间,Loki似是站在天台的绝望病人,渴望而又害怕被拯救。他被对方眼中的孤寂所吸引,幽深的冷眸中带着颓废的灰,没有一丝生意。

    Steve伸出手,意料之内被抓住,然后咬住。也许是无力,最终Loki还是松嘴。他看着眼前的金发男人,那眉间的担忧和微微上扬的唇角都叫他胃里翻腾,恶心地想吐。但是,唯有那一双碧蓝如深海的眼,只有这一个是特殊的。Loki想,也许就是在那时候,自己便迷失。

    “你不能离开我。”

    Loki语气亲昵,他的头深深埋在Steve的脖颈,贪婪吮吸爱人的每一分气息。他能听见Steve有力的心跳声,感受血管内每一丝血液流过的勃勃生机,略微急促的呼吸。每一个细节都彰显那人在自己身边的存在,打消爱人随时离去的幻觉。

    Loki只剩下Steve,Steve也只有Loki。至少......Loki是这么认为的。对于那迷失的空白记忆,一旦Loki接触那一扇尘封的记忆之门身体深处便传来奇特的异样,另他作呕。

    画板中,只有一扇拥有绚丽金光的窗户,几笔阴暗的线条勾勒,隐藏在金芒中,照印暗处的躁动。

    Steve站在洗手间内,镜中的年轻男人低垂眉头,碧蓝眼眸透出淡薄的忧郁。但是下一刻,他的嘴角弯起,镜中人看起来又似一个活泼温和的大男孩。只是身子单薄,简直是随便一拳就能撂倒的类型。手中拿着赛乐特,Steve熟练地含入一粒。再一次矫正自己的神态,定定心神,他才紧着呼吸走出洗手间。

    Steve不适应这一个社会——极度。

    Steve走入办公室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会看见腼腆肚子,享受美丽秘书按摩的老板,但他只看见一个男人。

    “你认识Loki。”肯定的语气,熟悉的面庞。

    

۩ three ۩

    Steve没有按时回家,Loki咬着指甲在家中不安地踱步。柜台的银色刀片反射亮泽的金属光辉,Loki停住脚步。

    带着薄茧的食指轻轻摩挲刀片边缘,这种发狂的感觉让他狂躁到极点。锋利的刀片在Loki失神的一瞬划破肌肤,鲜血很快泌出。狠狠捏住刀片,Loki颤抖身子努力使自己不在制造更多的伤痕。但鲜血就像是美杜莎,敏感的鼻腔充斥鲜血的甜美气息。Loki忍不住在手腕划上一个小口,密密的细微疼痛给他带来几许平静,但紧接着,Loki的内心叫嚣着还要更多。

    上一次Steve晚于回家时间是一星期前。那一次,Steve淋湿一身白衬衫打开家门时,看见的就是浑身鲜血的Loki。染血的刀片,凌乱的黑发,以及那一个布满鲜血的拥抱,也同样血淋淋的吻。

    Steve看着浑身鲜血的Loki,眼神飘离而又悲伤。棉花走过Loki的伤口,在淡红中化成一团血红的火焰。他叹息着,有着Loki理解的,也有不理解的。

    “再也不会有下一次。”

    Steve说着,他一向说到做到。

    猛地将刀片扔离,Loki捂着心脏,痛苦地蜷缩,眼前飘忽他那布满虚假谎言的过往。像是有什么将要从胸腔中膨胀而出,那种失去一切的突兀信息导致Loki猛地呕吐。肮脏的呕吐物落满一地,不大的房间充斥酸腐气味,那是以前的Loki绝对忍耐不住的,现在也是如此。但他浑身抽搐,无法行动自如。

    微弱的阳光倾洒,照不亮Steve。Shmidt猛烈摇动下身。他不断发出享受的呻吟,但Steve只是紧咬牙,抿嘴,一声不吭。美丽的碧蓝眼眸也丧失明亮色彩,呆呆望着Shmidt,星星点点,唯有那残存的几点光亮彰显主人的抗拒和希望。

    Shmidt心头恼火,他扯住Steve的金发手中小刀划破对方的肌肤,一字一句地在他耳边说道:“瞧瞧你淫荡的样子,Steve。所有的人都将看见,包括你的爱人。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承认,但为什么...Steve,他不值得你这么看中!”【注:此处Shmidt误以为Steve爱人为巴基】

    “Shmidt,停下!”

    咬着牙,Steve艰难地说道。然后是微不可闻的叹息,Steve忧伤的蓝色眼睛又不知在望向何方。Shmidt熟悉这个表情,他很气愤,可又无可奈何。他凌辱身下人的动作顿了顿,但也仅仅如此。

    “我恨你,Steve。从小到大你总是这样,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

    碧蓝的眼中升起一层朦胧的雾气,宛如一汪碧蓝的大海,在点点星光中,带着神秘而又模糊的悲愁。Shmidt能从其中看见自己,眼眸表面,那歇斯底里的疯子。

    Shmidt拿出一个针管,将里面的液体沿大动脉注入。Steve泛水的眼染上迷离,眼角晕起一层淡淡嫣红,身体开始发汗,连带着紧抿的嘴也开启微弱的缝隙,一点点甜腻的喘息带动情欲。他死死咬牙,抑住身体不正常的反应。

    Shmidt看着Steve的眼神也带上一丝悲愁,可他不在乎,他拥有的只是扭曲的占有欲。遵循Thor的命令寻找Loki,发现与其有着关联但死死不说的Steve吗,他只是在遵循自己的职责——找到Loki而已。

    而Steve——Steve——这只是一个意外,以为此生再也不会与之有关联的意外。

    Steve的过去并不美好,父亲是一个赌徒,常在赌场失意后一身酒气熏天时怒气冲冲地回到那个阴冷昏暗的家。破碎的酒瓶,残存的酒渍,灰黑色的角落,互相依偎的大小忍受无情的鞭挞。有关母亲的记忆,是Steve在曾经的家中唯一美好的记忆。尽管父亲是一个人渣,但互相依偎的母子总能从那压抑沉闷的黑暗之家中寻找到一丝光亮。

    父亲有时会夜不归宿,那时小Steve会躺在母亲的怀中,将脑袋靠在母亲的肩膀听着母亲讲述充满希望的悲伤故事。

    “对不起。”

    母亲常常抱着小Steve流泪说道,一直操劳家事的手指肥臃肿胀,它会在小Steve的伤口处停留,拂过落下的泪水。小Steve也总是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遮盖眼眸深处的脆弱,然后不断安慰他的母亲。

    “没事的,疼着疼着就不会痛了。”

    后来,小Steve的父亲再也没有回过家——后来,小Steve那多病的母亲一睡不醒——后来,Shmidt再也没有见过Steve,那个与自己有着一墙之隔的邻居,总是忍受自己和他人捶打的家伙。直到高中,两人在同一所学校碰头。Steve不记得Shmidt,Shmidt一直记得Steve。于是,校园欺凌开始。

    Shmidt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面对Steve时,内心突兀地涌起的扭曲。小时的一墙之隔,透过墙壁的凿出的不起眼小洞,Shmidt清清楚楚观看小Steve忍痛抵抗的表情——如此美丽。也许是从那是开始,幼小埋下的种子,终有一日参天。

    但渐渐,Shmidt想看的不止如此。Barnes会将Steve紧紧搂在怀中,Steve也会毫不吝啬给出笑容。所以,Barnes失去他的一只手臂。

    “老...老大,人好像......死了。”

评论(4)
热度(29)
© 慕思而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