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啊方便面,真是神奇

  慕思而倾  

【基盾】Just one piece flesh and blood residue(一章完)

换一换......


    无尽的昏暗与冰寒,怒吼,呼啸,撕扯以及蔓延的血色长途。褪去神躯的的神明独倚权杖蹒跚前行,墨绿的深渊注视那未知的道路,积郁雾霾,其间浑浊的狂风肆虐开辟冰雪,徒留一片荒芜残渣。血褐的线条粗鲁穿过两瓣凛冽如东,锐似坚冰的唇。巧舌如簧的银舌被囚禁在那封闭,狭小,动乱的黑暗空间。夹杂冰霜的刃在众神的漠然中变得更为狂躁,它卷席这天地间的任何事物,摧毁每一分裸露在外的躯体以及本就沾满战痕的盔甲。


    普天之上的女神落下泪水,摒弃一切怜悯,被注入霜寒的焰火,浸润伤口,摧毁每一分愈合的痕迹。撕裂的旧伤,无情的新伤,汩汩流下的携带金丝之血,染落纯白无暇的霜雪,被带走仅剩的生机。


    剥落的神躯,丢下的冠冕,强取的生命精魄,唯有一根权杖,脆弱不堪,扎住最后一滴追想,辗碎,狠碾,徒留叹惜。被扎住的根再一次刺入累累白骨,穿破深海凛然,寻至寒冰之下的圣洁骑士,摘取唯一仅有的——心头之血。


    艳红的冰晶被坠落之神握于掌心,悄融,滋润伤骨下的败破残创。


    众神宣判,齐指邪神,将其打入冰寒永堕之地。唯有寻至温如星系蛋白之石,纯如海洋之蓝,利如胜利之剑,怀神性之人方可解脱。


    权杖再一次穿透骑士的肌肤,点燃被寒冰替代的鲜血,滚滚火焰漫过冰石,吞噬邪神的步伐,将他束缚。众神仍在阻止,海啸,风暴,地崩,从黑暗缝隙爬出的怨灵拖住骑士的冰棺,染黑纯净冰海。


    “自以为是。”


    金绿神光绽放,褪去邪神的枷锁,重焕彼之光辉。血褐丝线飞落,停于骑士冰棺之面,血融于冰,唤醒沉睡之人。


    一位邪神,代表毁灭与灾祸;一名骑士,承载神性。与众神的战争,这场不公平的对决,由一面盾牌,划破积郁的云端,点燃黎明的希望。


    The gates are not closed by day.There was no night there.


    多年以后,邪神再一次降临中庭。他头戴冠冕,手中权杖已然不复。墨绿的眸子依旧不温不改,其间的深渊吸食人之魂灵,锋冽薄唇吐出尖锐语言,似那冰寒永堕,却又巧舌如簧,戏谑讽讥。眉间的愁终在众人下跪之时缓展,踱步,黑沉之夜带来不速之客。

    

    他看向那道身影,万道寒冰堆砌的灰蓝,身着白蓝旗帜,手执正义之盾,立于相对之地。缓退半步,邪神笑似当年,众神之日,判罪之时。而现在,不会再有手执正义之剑,护他以盾,知其错,容其错的圣洁骑士。

    

    盾牌砸在邪神的胸口,喉间的金属气息弥漫,紧握的权杖聚集法力,压下士兵你高傲的头。

    

    “跪下。”

    

    他这般说道。

    

    上古的曾经,有一名骑士为他战,为他死。从寒冰苏醒,携来盾与剑的守护,展转承欢。


评论(1)
热度(29)
© 慕思而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