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啊方便面,真是神奇

  慕思而倾  

【spideypool】贱虫系列完结

贱虫系列第二部,好吧,还是跟第一部同样的悲剧题材。这一篇原本是在贴吧上写的,现在完结了就转到乐乎了。

以下是文章及贴吧链接

http://tieba.baidu.com/p/5635283664?pid=120851633809#



第一章

1.
深蓝色的海,隐隐浮动的光影,宛如回到母亲怀抱中的温暖。一步步沉入深海,他安详地闭上眼。似乎有什么抓住他的手臂,睁开眼,看见的是那个总是嬉皮笑脸的雇佣兵。但还是因为身体的沉重再一次闭上眼。

鲜艳的红线在海水中飘动,浮向远处的光芒处。

身体中涌出冰寒,四肢在失去知觉。海水很暖,抱住他的人的体温也很温暖,只有他一人......处于凄寒。

他......还没有活够啊。

心中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

梅姨一定会伤心的吧。抱歉,本叔。我没有好好守护梅姨呢。喜爱着蜘蛛侠的人们,看来被你们所喜欢的我是个不中用的蜘蛛侠啊。

还有啊......

“......”

被红色雇佣兵拥抱的人张了张嘴,没有睁眼。没有来得及说出的话语被海淹没。

这片海,很蓝。红色的丝线依旧在上升,漂旋,直至浮出海面的那一刻。青年的唇边还残存笑容,他的一生都凝固在这一个笑之中。 

海面之上,是阳光。深海之下,是尸骨的墓地。

2.
人人都说死侍是一个疯子,整日疯言乱语,做着滑稽可笑的独角戏。很多人恨他,英雄们大多认为他根本担不上英雄的名义,不如说一个可笑的小丑这样的称呼更适合这一个胡作非为的滑稽者。

不过死侍是不会在意这些的,所有的一切在他看来与滑稽戏无异。他不疯,因为他会做出比疯更癫狂的事;他不傻,因为他会比傻子更加残酷;他会哈哈大笑,因为有人在开花。

他不被规则束缚,却又置身规则,享受规则缠绕的滋味。

这样的死侍找上蜘蛛侠,因为一个突然兴起的念头。

他想做一个超级英雄。

不过为什么会找上蜘蛛侠,嘿!他是绝对不会说那是因为——对方看起来超级火辣的。

“瞧那翘臀,是多少英雄梦寐以求的!”

【你大概会在动手之前或者之后被一大团蜘蛛丝缠住,也许还附带着一大堆的附带品。】

“得了吧,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以。”死侍朝蜘蛛侠飞扑而去。 

【如果你不是被蜘蛛丝绑住的话。】 

死侍焉下去,但他又很快精神起来。

“这也许是我们可爱的小蜘蛛表达害羞的一种方式。噢!真是太可爱了。”

死侍少女心地扭起腰,谁知到他是怎么在蜘蛛丝的束缚下将手握住贴在脸边做出这个动作的,就连眼睛都变成蜘蛛眼了。于是他收获到一张蛛网,罩住他的脸。

“嘿,宝贝。我快要被你的热情导致窒息了!”

【......】

他怎么会在这个家伙的大脑之中呢......


另一边的蜘蛛侠捂着脸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从远方突然飞过一个盾牌,砸在死侍的旁边,离脑袋只有一厘米的距离。而又飞来一道激光,割破蛛丝停在死侍的胯下五毫米处。

“叮。”


“受到突然刺激的小死侍发誓他绝对感受到了那无情的激光与他擦身而过。”

然后趴在钢铁侠身上不知何时与其一起飞过来的队长道了歉。

“抱歉,刚刚与托尼训练时不小心让盾牌脱手了。”蓝色的大眼中满是愧疚,望着蜘蛛侠的眼神温和平静。

“我也是,今天的激光发射器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总是胡乱发射。”

有一道激光突然发出,击中了死侍头上的那一块墙壁。

“真是的,看了该回去修理一下这家伙了。”

于是突然出现二人再一次的消失,当然,队长走之前已经把盾牌拿回。只不过,似乎又一次不小心碰到死侍的头。

“停止你的笑容!”这是面目狰狞的死侍。 

“死侍,你在和谁说话。”一脸迷茫的蜘蛛侠。 

“宝贝儿,如果你能来一个火热的吻是最好不过的了。这样我就告诉你哦。”死侍在面具之下抛了一个媚眼。 

“蜘蛛丝等会儿会自己分解的。”头疼的蜘蛛侠觉得自己碰上死侍绝对是糟糕头了的。荡着蜘蛛丝离去,他极度想念自己家中柔软的床。

“嘿!小......”

又有一道激光擦着死侍的头飞过。

【......】

“别笑了。”

第二章

1.

夜,已经很深。死侍一直盯着窗外,城市的灯光依旧繁华明亮,只是再明亮也总有照不亮的角落。躺于阴暗的角落,他准备着欣赏蜘蛛侠飞跃在城市的美丽身姿。

死侍一如既往地等待着,他准备在小蜘蛛飞跃自己窗前时给他一个惊喜。

“那叫surprise!”

“你不觉得这很酷吗?相信我,他会喜欢上的。”

脑子中没有任何声音,死侍一直自言自语着,知道城市的辉煌也开始消散时。

【蜘蛛已经死了。】

喋喋不休的死侍突然停下,他的神色有过一瞬间的严肃。

“老兄,你就不能幽默点?知道什么叫做玩笑......我告诉你......”

喋喋不休的死侍终究是喋喋不休的死侍,仿佛没有什么会使这一个人见人恨的雇佣兵有过悲伤、给予他脆弱。直到阳光爬上死侍的窗前,冰冷的光线透过玻璃折射刻入死侍眼中,那使他不得不眯着眼。顺手拿起一旁从昨日起就一直在身旁的鸡蛋卷, 冰凉的鸡蛋卷咽下肚的感觉并不好受,可那又怎样?

这一日,城市的人们都是悲愁的。

因为在昨日,蜘蛛侠已死。

2.

谁也没有想过蜘蛛侠是那么简单地死去。没有穷凶恶极的坏蛋,也没有狡诈多端的反派,更没有末日性的灾难,只是一颗简简单单的子弹。 

那一刻子弹才使人们意识到,保护他们的不是神,而是同自己一样有血有肉的人类。英雄确实有强大的能力,责任却只是他们自行所作出的选择。

没有人是能够享受守护的同时又贬低嘲讽守护自己的人,这样的说法只存在于童话,但当他们见证这一名英雄的死亡时,那滚烫鲜血洒在他们的心头。 

蜘蛛侠其实很累了,不但来源于不间断的战斗,也来自于人们的——冷漠。 
面临那一颗子弹时他的精神恍惚了,于是这一子弹是如此精准地穿透这一名年轻英雄的心脏。

3.

在那一轮阳藏匿云间时,大家都曾以为今日将是晴日。只是沉重的雨滴打破幻想,数人伫立彼得·帕克的墓碑前,雨水顺着脸颊流下。

梅姨哭得很伤心,她一边哭一边骂着那些曾经对蜘蛛侠恶言相向的人,尤其是JJ。

她宁愿帕克一直是一个普通人,也不愿帕克成为英雄,或者说蜘蛛侠。

弗莱克跪在帕克的墓前忏悔,可笑的是他憧憬蜘蛛侠,但却欺负着帕克。
帕克是蜘蛛侠,蜘蛛侠是帕克。

现在没人是帕克,更没人的蜘蛛侠。

复仇者一直都是繁忙的,但他们此时也一同出现在葬礼。每一个人都神情肃穆,对蜘蛛侠做出敬重的姿势。

而死侍......

死侍永远也不会参加蜘蛛侠的葬礼。 这一个胡来的雇佣兵似乎对地狱更为有兴趣,他那混乱的大脑告诉他地狱中也许会有惊喜。只是如何去往地狱对于这个雇佣兵来说着实是一个大问题,可他总是能够找到办法的。

4.
有人说过,肉体死亡后仍有灵魂,可连灵魂也破碎的话还能剩下什么?

第三章

1.
人死后究竟有没有灵魂?彼得在曾经也想过这一个问题,只是随着时间的行走,这一些微不足道的思考早已埋没。子弹进入心脏的那一刻他意外的没有先感受到疼痛,而是不知名的悲哀。

自己......再也不能守护这一个城市的悲哀。

缓缓闭上眼,身子不断下坠。后背有着冲击感,他很幸运地掉入水中,而不是在地面摔成一滩烂泥。心口的疼痛越加明显,但此时,疼痛感渐渐消失。彼得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消失的不只是疼痛感,还有生命。缓缓闭上眼,死亡来临的那一刻没有任何人能够躲过,即使是超级英雄。

然后......他死去。

再然后,他的灵魂升起,望见这一个城市的美丽样貌。

沐浴在金光中的城市,他从高处俯视眼前美景。那是与用蛛丝在空中荡来荡去时见到的不一样的美景,它更壮观、更美丽。

彼得看见死侍紧紧抱着自己的尸体,他看不清这一个总是没心没肺的雇佣兵面具之下的表情。伸手触摸自己的尸体,毫无意外的穿透。真是神奇,透明的手再一次穿过死侍,死侍丝毫没有察觉。彼得不知为何,有些想笑。可就在笑意到达嘴角,眼睛却不由得湿润。但——灵魂是不会拥有眼泪的。如同那确确实实消失的生命力一般无二。

彼得飘在空中,逆着阳光轻吻过这个雇佣兵的额头。被轻吻的死侍没有任何感觉,彼得眼光柔柔看着对方,说了一句对方永远也听不到的话。

“######” 

彼得离开死侍,他来到自己的家。梅姨还在厨房忙碌,白色的雾气随锅盖的拿起而上升,散发着可口香气的食物已经煮好,只是有人缺席。凑近细闻,闻不到。垂下眼睑,彼得静静地盯着锅中的食物。他觉得自己稍微有一点饿。

从梅姨背后拥抱住这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他将自己的头埋于对方颈间。

“Coodbay,梅姨。” 

彼得微笑着,他的身影在垂暮的黄昏中散为点点光星。

2.
火红的色彩中,彼得的灵魂与站立在自己眼前的人相望。

那是他曾经的好友——如今的宿敌。

“哈利,你现在不应该在这里的。”

你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一个强大的绿魔。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是。”

毕竟你可是强大的蜘蛛侠,我的宿敌。

“没想到我们强大的蜘蛛侠竟然那么容易死去,是蜘蛛侠这个身份给你带来的荣耀冲昏了你那可笑的大脑吗?”

哈利的语言是那么的犀利,可彼得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怎么?是默认了吗?日常的那个能说会道的蜘蛛侠呢?难不成死——”

尖锐的批判的声音戛然而止,彼得低垂着头看不见眼前人那复杂的眼神。

“我很对不起。”

内心酸涩,可彼得不知道自己现在能过说些什么。反击回去,他做不到。他突然抬头看向眼前的绿魔。眼中带着渴求。

“哈利,拜托了,帮我照顾好梅姨,好吗?”

“不要叫我哈利。”

绿魔躲过彼得的眼神,那使他的内心发慌。可彼得却笑了,他的神情纯真,似乎与眼前的这个人再一次回到昔日好友的时光。他走上前,给对方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从对方身上传来温热的体温,这是他死后第一次感受到活人的体温,虽然对方在他抱上去的那一刻紧绷。

“你自己的亲人自己照顾去。”

漫长的时间,绿魔说出一句令彼得震惊的话。但他只是更加抱紧怀中的人,摩挲着对方的发丝。

“已经回不去了,哈利。”

“来不及了。”

第四章

1.

蜘蛛侠,彼得·帕克。

无论是谁,都无法回到过往。

彼得开始慢慢推开哈利,这一个绿魔。指尖从对方手中抽离的那刻,一切活着的气息也随之被抽取。彼得——他已经彻彻底底属于这个亡灵之地。他的灵魂,将作为这里丰厚的养料,化作恶魔们最喜爱的食物,最后被蚕食至尽。

“拜托了,哈利。”

“我知道这一个要求很过分,可是,我无法为你做出回报。”

彼得静静看着哈利,语气中带着丝哽咽。他的双手颤抖,眼眶红得渗人,一幅快哭出来的可怜样子。

可,这里将再重复一遍——灵魂无法流泪。只有在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泯灭,再也无法寻回时,才会流下唯一、也是最后一滴泪水。

哈利静静将脸撇在一旁,他没有直视彼得的双眼。颤动几下嘴皮,他简直要被眼前这一个家伙,弄疯。

为什么......要来着一个地方,活让自己受气。

抬头,他看向彼得的眼睛。半晌,他才叹出一口气。

“你可以走的。”

彼得全身颤抖地更加猛烈了,除了没有眼泪,他看上去几乎与哭了无异。

“No!No!No!”

“我说过了,我再也无法回去!哈利——please......”

他开始抱头在原地不停转圈,嘴中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无疑,都是自己不能回去之类的话语。然后,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抬头。 

“时间......时间快不够了。”

彼得的目光停在一旁的沙漏,其中只剩下六分之一的砂砾。那是他唯一能与哈利相处的时间,也是他最后的存留时间。

“那我呢?蜘蛛侠,你这一个自私的英雄!自私的帕克!”

哈利狠狠揪住彼得的衣领,先前一刻仍慌乱的人立刻停止失态。彼得的双手悬在空中,完全不知道该放往何方。他小心谨慎地看着眼前的人,语气尽量温和。

“没了我,你会更幸福。”

谁他*妈*说的!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凭什么,凭什么你会有这样的错觉。哈利简直想要给彼得来上一拳,好打通那个思考地乱七八糟的脑袋。 

“我还没有亲手杀了你!只有这样,我才会幸福。但是你,你竟然在我杀死你之前就坠入地狱。”

“这叫我怎么——幸福!?”

2.

死侍的‘尸体’上插着一把武士刀,那是为了去往地狱必须做的。不需要阴谋诡计,也不需要走什么特殊通道。像他这一类人,地狱才是归属。

只是,他走得太快,到的太慢。

30秒,难以言语,更不舍得来上最后一个吻。看绿魔,去想绿魔居然比他拥有更多的时间简直是最愚蠢!最Be的做法。他可是来拯救小蜘蛛的,怎么可能在这些地方浪费时间。

活着,才会有希望。

“你知道,我爱你。”

死侍在面具下嘟着嘴,可怜巴巴地看着彼得。委屈的样子光看面具也可以感受。彼得捧着死侍的脸,对方很享受这样的对待方式。

“Me,too.”

“但是我得走了。”

死侍握住彼得捧着他脸的手腕,摩挲每一处肌肤。

“我们还有20秒的时间,而且我可以带你走。我连灭霸都得罪过,还能怕什么?”

彼得用力掰开死侍的手指,说实话,每一件事都是不忍心的。但他必须得狠下心,这是他唯一能留下的。不管是哈利说的自己照顾梅姨去,或者是被他亲手杀死;还有死侍,他的承诺,将自己拉出地狱。彼得保证,面对这些,自己绝对不可能没有动过心。

“其实,很早以前就来不及了。”

第五章

1.

灰色的回忆像是寒霜,重重凝满彼得灵魂的核心。那一个赌约,是至本叔死后他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恶魔蛊惑的语言宛如蜜糖,充满诱惑。不需要华丽的辞藻,也不需要威逼利诱,只用那简简单单地几个单词,就足以吊起蜘蛛侠的那颗心。

“Renascence.”

也许在其它宇宙中的彼得或是蜘蛛侠都作出了理智的决定,但是——我们讲述的是这一个宇宙的故事。

在一股莫名地冲动下,恶魔的诱惑中,他鬼使神差地接下来那一个赌约。可怜的孩子,在他答应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没有发现恶魔那一丝诡秘的笑。

这场赌约,在开始的那一刻,便是结束的时刻。

悲剧注定被谱写。

彼得输了,已毫无体面的方式输掉。而恶魔,看好戏一般地让彼得到最后一刻才履行赌约。

这实在是坏透了!

彼得想,可他又不得不珍惜这短短的时光。他的灵魂暂时不会被吞食,他还拥有自己的理智。

2.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韦德,面具下的面容宛如腐烂的树根,整个面部轮廓都是坑坑洼洼的形态。看着爱人不言语的委屈小眼神,彼得觉得韦德其实还是很可爱的。

手指轻轻抚摸,滑至韦德的双唇,堵住爱人欲言未休的话语,轻轻地吻上去。

已经靠得很近,彼得感受着韦德粗重的喘息声,闻到微微的血腥味,甚至开始从那上面感受到复苏的体温,跃动的心跳震动。

然后,在最后一刻,两人的双唇几乎完全接触的那一刻,那一滴泪水完全流下的那一刻——

彼得·帕克的灵魂破碎了。

全部都化作虚幻的光点,灿烂的金色,如同这个灵魂代表的纯洁、高尚的品质。

从这金色的灵魂碎片中开始滋生黑暗,新生的黑暗吞噬死去的金色。在黑暗中,二者互相纠缠,一渐死一渐生。

韦德呆呆伫立,等待爱人迟迟未落下的那一个吻。那一滴泪水落在他的嘴角,也是金色的。泪水顺嘴角流入韦德嘴中,苦涩而甜蜜。哈利,他也同样伫立着。失神地看着黑色怪物的诞生,哈利的心脏受着一阵一阵迟缓的钝击。

3.

黑暗彻底吞噬金色的那一刻,恶魔显现身形,死侍也终于睁开眼,看见化作黑色怪物的爱人。没有悲伤,没有哀痛,只有缺了心的一个灵魂。

“至高无上的,美味的灵魂——制造的怪物同样是一个佳品。”

恶魔陶醉地看着黑色怪物,但是下一刻,他的身体被一把武士刀加一个飞镖穿透。扭曲了面孔,恶魔愤怒地咆哮:

“愚蠢的生灵,我是不死的。而你们,将会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杀了他们,撕碎他们的灵魂。”

黑色怪物动起身体,长长的触手分别攻击死侍和绿魔。张开布满尖锐牙齿的嘴,带着粘液的长舌在空中暴露。

“I am Venom!”

他如此说道。


评论(1)
热度(27)
© 慕思而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