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啊方便面,真是神奇

  慕思而倾  

【锤盾】风铃草(十)

算算,差不多该完结了。但是结局该怎么发展一直很纠结啊,有没有谁有一个好的建议啊。



1.

    欲望,人类最劣根性的产物,但也带来它独特的美好。理智,无情无欲,以淡漠的角度查看事情。一个人的组成中,这二者是最根本的。当这二者分离,这一个人的灵魂也将分离。

    他是史蒂夫,欲望中的一个一个源点,偏执的化身。

    一分为二,二分为三。这是两个偏执面和一个理智的故事。这也是邪神留下的荒诞的恶作剧。

    这三个史蒂夫,一位深爱冬日;一位眷念雷电;一位是执行者。在这三者间的故事中,没有和谐共处,没有携手相让,只有偏执。

    偏执使欲望强大,使爱更浓烈,使内心更加坚定。我爱你,所以你只用接受我的偏执,我的深爱,这便足矣。

    当三者不能调节,总得有一方是胜利的。欲望总是被理智压制,理智万万不能被玷污。只有越分离,越偏执,这场戏才会更加精彩。邪神,他每日都在执行这一个任务,并且乐在其中。除了面对理智。面对理智的史蒂夫,邪神难以从其中感受乐趣。他愿意看争吵,无法调节的矛盾,狗血的年度大剧,也不愿意面对一张冷冰冰,只写着任务二字的脸。太愚蠢,也太无趣。

    百无聊赖地坐在王座之上,魔法屏幕显示中庭发生的一切,洛基懒洋洋地打声哈欠。慵懒,显露着微微的不耐烦。这个故事还可以更有趣,更加激情。权杖跺跺金黄的砖石,他从王座下身。

2.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没有所谓的波折,也没有额外的激情。复仇者们,并没有表面的牢固。一个种子,可以轻易地在其间生根发芽。

    点击传送资料,直至弹出传送成功的框架。

    在明天,是决裂的一场战斗。弗瑞早就怀疑神盾局内有内奸,现在,他将目光对准美国队长。史蒂夫不太担心,邪神也是。此时,二者在同一房间。

    史蒂夫拂拂唇瓣,他无法理解,‘自己’对巴基和托尔的情感。可越是无法理解,他也越明白,邪神法术的成功。揉揉太阳穴,最近的分裂已经趋于完美。只是,史蒂夫却觉得自己忘记某样很重要的事。脑袋中像是被抽走一根弦般的轻微疼痛,他皱着眉头,露出思索的表情。

    他不会阻止那两个欲望的索取,所以他会说出“不后悔”以及默许接下来的情动和另一个对托尔的吻。这会更加有利分裂的完成。所有有利于分裂的事情都在默默中进行,一方面是史蒂夫的本能,一方面是邪神法术中的程序。尽管他是在今日肯定并知晓邪神的法术。

    “能听到吗?”

    恍惚,他的耳畔似乎出现人音。转头看着一脸无趣的邪神,史蒂夫确定没有其他人在这一房间之内。

    食指轻敲桌面,他不由得走神。但是一声尖锐的噪音乍响,史蒂夫被惊得一颤,恍恍惚惚地走入现实。抬起头,毫不意外地,他看见脸部表情总算是愉悦着的邪神。

    “这不好玩。” 

    史蒂夫严肃地看着邪神,他皱着眉头,活像教科书内一板一眼的教书老头。邪神的嘴角向下一扒拉,眼睛睁得水汪汪的。不忍直视,史蒂夫微微将头侧向一边,无奈地叹口气。

    “身为邪神,你之前的严肃到哪去了?”

3.

    现在这一个,是深爱冬日战士的史蒂夫,我们暂时称呼他为罗杰斯。

    罗杰斯,在故事的开端还未发现自己与灵魂本体的渐渐分离。在起始,他从寒冰中苏醒的那一刻,看着这繁华的都市,听着无时不刻的噪音。他明白,这不是属于他的时代,也不再拥有他的爱人。

    那是一场青涩,单纯,与苦味杂糅的暗恋。

    在曾经,他会静静听着巴基讲述他所不知的外界的事。每一次遭受欺凌,他总是在默默坚持中幻想着巴基前来拯救自己。然后,在坚持与幻想中,在现实和打击中,他终究熬过这一段艰苦的时光。有时,幻想中的那个人会突然出现,犹如在幻想中一般,打跑恶棍,拉起他的手。

    在后来,他成为美国队长。他很幸运地,和巴基组成一个队伍。多亏那超出常人的四倍听力,在轰鸣的炮击声中,或是杂乱的枪声中,他能听见,搭档激昂有力的心跳声。

    但是,那一场大雪,成为二人之间的葬礼。

    指尖相擦而过,他能做的,却只有静静看着那道身影下坠。下坠离去的,也有那一颗名为罗杰斯的,深爱这一个人的心。

    直到时光穿梭的七十年后,一切都物是人非。但时光带走的不仅是时代,也有刻骨的伤痕。再痛的伤疤,也有愈合的那一天。后来,史蒂夫,再一次看见巴基,看见陌生的冬日战士。血淋淋的伤疤,有再一次破裂的迹象。但在那一个人的安抚下,在无声的陪伴中,缓缓地,隐隐裂开的疤口愈合着。 

    直到邪神将罗杰斯活生生地从史蒂夫的内心挖出来,硬生生地让回忆中的那颗心复生。

    在房间内,暧昧的气息里,罗杰斯疯狂亲吻眼前的人,一遍又一遍地索要。混合着享受与痛苦的泪水浸湿身下洁白的枕套,这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多想让那一名战士永远地留下。

4.

    再看看另一个史蒂夫的故事。这一位史蒂夫很庆幸自己遇见托尔。每每在他回忆曾经,或是陷入内心的纠集,那一个大个子总是会在身边默默陪伴。虽然他经常回到神域,可每一次,总是在很关键的时刻听见熟悉的雷鸣。

    他的生活,一点点被这个身影捕获。那一颗受伤的心,渐渐痊愈。 

    史蒂夫会在自己的树苗吧上静静描绘某个身影,他会和托尔一起研究当代的科技产物,互相说着有趣的笑话,虽然大多时候他都处于倾听者的角度。

    那一段时光,宁静美好。

    直到身体的衰败,邪神的出现。

    梦境中的雷鸣成为他的噩梦,熟悉的体温,熟悉的人,在过往的回忆中的不熟悉的事。和谐在一瞬间被打破,他没有办法告诉自己要理智。而这,正是邪神想要看见的。

    所以,在梦境中,他迷失了自身,败给邪神。可他也最清楚,邪神的小把戏。

    史蒂夫给自己留下一颗名为希望的种子,以及一个渺小可笑的愿望。

    与雷神——托尔,苏醒后的第一次见面,多了很多的隔阂。两人间的距离,隔得太远太远。他因为雷雨之夜而颤抖恐惧,也忍不住见到思念的人的欣喜。史蒂夫无法原谅,也无法憎恨这一位神。

    那一个缠绵的吻,是他唯一能回应对方的。罗杰斯的抗拒,让这颗心被撕裂为两半。

    史蒂夫深爱托尔,而罗杰斯深爱詹姆斯。

5.

    决裂的那一个时刻,来得很快。像是游戏时与自己一直同一阵营的好友突然跳槽到敌对方般,回过神时,一切都物是人非。

    这一位拿盾牌的大兵,站在复仇者的对立面,身旁是红骷髅与邪神。

    那两个分生体又开始干扰史蒂夫的情绪,这一次比往常任何时刻都要浓烈。

    苦闷的,酸涩的,悲痛的情绪充满心腔。

    战斗没有结束,史蒂夫从某处废墟中望见一个小探员。即便是处于战场,即便一脚已经踏入黄泉,但他仍然坚持着某样事物。

    观察这一名探员,史蒂夫分了神。直至战斗结束,他也惦记着这个特殊的探员。在离去时,他拿起那一本日记。

    小小的,差不多只有手掌心那么大。只有前四张记录了日记,纸张还很新,泛着漂白剂留下的苍白。慢慢浏览其中的内容,全身关于自己的。

    史蒂夫认识这一名探员,在见到自己时,总是红着脸,垂着头,不知所措的那一个。来到第四张,洁白的纸面染上战场的土灰和书写者的血迹。

    “队长......”

    被拖得长长的字母,最后的一句话,那一句关键的语句,书写者终究没有写下。

    史蒂夫的头很疼,纷杂的情感共享。那是他一直困惑的,不解的,欲望的那一部分的情感。

    他看见小心翼翼望着自己,腼腆笑着的雷神;看见举着酒杯,大着嗓子讲述神界故事的雷神;看见伴着闪电而来的雷神;在雪地里,一直陪伴自己的雷神......曾经时光中的温暖与幸福在一刹那化为哀愁,如同缓缓流在心间的幸福,这股悲愁如水将他缠绕。 


评论
热度(9)
© 慕思而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