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啊方便面,真是神奇

  慕思而倾  

【贱虫】蜘蛛之死

来来来,一起快活呀



 1.
  手上沾满了湿热而又黏腻的液体,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腥味,他对这种东西时那么该死的熟悉。
  黑夜笼罩了大地,皎月被灰蒙蒙的云所遮挡,繁星在夜空中失去了踪迹。这一天,纽约市的天空时那么的黑暗。唯独城市中的灯火依旧明亮,如同白昼。
  或许有人在这一夜,失眠着。
  
  2.
  今日纽约市的风有点大,云略显得阴沉。坐在摩天大楼上,他摇晃着腿欣赏着这一做城市的风景。
  这样的感觉可真不错,或许哥以后可以多来几回。
  双腿不断摇晃,他仰望天空。一阵风吹过,带来点点硝烟的味道。黑红面下那双蓝色的眼微眯,望过众多人群。
  嘿!瞧哥发现什么,一只小蜘蛛!
  
  红蓝色的身影在众多大楼间不断飞跃,动作流畅,身姿优美。他向蜘蛛侠摆了摆手,但对方根本就没有看见他。
  “他怎么能够忽略哥,哥这么英俊潇洒 ”
  他摆了一个pass,双手捂住脸颊。尽管表情被面具遮挡,但仍能看出他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有一点火了,于时追向这只红蓝色的小虫而去
  哥一定要让你注意到哥。
  小虫是飞的,速度可比他快多了。他到达时正看见小虫身陷苦战,而且似乎受了伤。
  
  “死侍来也!”
  从上方跳下,他落在铁人头顶。利索地拿出他的特制□□,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打中盔甲的要害。没有了盔甲的铁人已经不能算是铁人了,很轻易就被制服 。
  “嘿,小蜘蛛,哥干掉这家伙了。”
  转头,他冲小虫打招呼。可那里除了被铁人破坏出的一片废墟,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铁人的盔甲已经被卸下,后者面色复杂地看着前者,然后露出滑稽讽刺的一个笑容。
  “蜘蛛侠已经死了。”
  他打招呼的手顿时僵住,气氛在一瞬间突然紧张起来。
  砰!
  打破气氛的一声枪响,铁人脸上还挂着笑容,可在后者的额头上却出现了一个血红黝黑的洞。
  “撒谎的孩子可不是个好孩子哦!”
  在众人的尖叫声中,他迅速离开了这片狼藉的场地。
  
  3.
  蜘蛛侠是在什么时候见到死侍?他已经不记得了。紧抓着蛛丝他在这个他所热爱的城市中穿过,丝丝凉意透过了薄薄的紧身服。
  虽然说自从他成为蜘蛛侠后再也没有生过病,但这似乎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昨天在深夜战斗是浑身都湿透了,回到家以后连制服都没换就入睡了,在加上最近犯罪的人数比较多,再好的身体也扛不住这样的折腾。
  
  眼前的事物有一点模糊,他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更是有一种恶心感。早上温度计测出是三十八点七摄氏度,是低烧。摇了摇头,蜘蛛侠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或许这确实有用,他是恶心感没有之前那么重了。
  至少没有了那种想吐的感觉。
  蜘蛛侠一边想着,一边把正抢劫银行的罪犯们踹倒。由于身体的不舒服他没有像平常那样在这儿对罪犯们嘴遁,反而是直接干脆利索地将他们用蛛丝绑起来。
  总之,今天的蜘蛛侠貌似没有怎么说话。
  扶着墙壁,蜘蛛侠艰难地走进小巷。
  噢!头越来越昏沉了,身体也越发的无力。再这样下去,蜘蛛侠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突然倒在大街上。如果真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号角日报可就有的黑他的了。
  
  身体才刚一放松,蜘蛛侠全身都突然倒下靠在墙壁上。是太久没有生病,所以才导致现在这么虚弱吗?蜘蛛侠想要用双手捂脸长叹一声,但现在连做这个的力气都没了。
  然后,蜘蛛侠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那墨西哥卷饼的味道轻而易举的给了蜘蛛侠一阵催眠,在对方的一阵惊呼中彻底陷入黑暗。
  
  4.
  死侍没有想到自己早上吃墨西哥卷饼时会碰见一只小虫。双手捂住脸颊,他惊呼一声。
  对方坐在肮脏的地面,似乎失去了意识。死侍抓住小虫的手,透着制服就能感受到皮肤的滚烫。小心翼翼地将小虫抱起,死侍吻了吻对方的额头。
  “今天就由死侍来照顾需要被人疼爱的小蜘蛛。”
  迈着轻快的步伐,死侍向自己家走去,今天死侍可以和小虫渡过一个愉快的一天了!
  
  5.
  它……是谁?
  它……又在渴望着谁?
  
  冲破实验室,毒液沿着通风管随着心中的骚动极速向未知的地方前行。它知道那人在哪儿,它一定要找到那人。黑色液体已经来到了水中,强烈的感知告诉它——他就在眼前。
  红蓝色的身影落入水中,激起一大片水花。对方似乎已经失去意识,没有因为溺水的危机而有丝毫动作。它不能让他死去!于是毒液覆上对方的身体,制服由红蓝变为莫名诡异的黑白。
  与蜘蛛侠合二为一的充足感几乎让毒液愉悦地大吼一声,但它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应该游上岸去,然后肆虐地进行一番报复。
  
  6.
  蜘蛛侠从昏迷中苏醒,他看着洁白的天花板露出一丝疑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头还有一点昏昏沉沉的原因,他刚刚仿佛看见一个黑色的物体迅速闪过。
  环顾四周,他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不能说是简陋,甚至还有点杂乱无章。
  
  他之前好像是昏倒在小巷,根据现在的情况自己应该是被人救起来了。但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他猛地抱住头。虽说不是没可能,但万一被看到真面目就遭了。希望对方在救了他后并没有掀开或扯下他的面罩。
  值得庆幸的是手中仍是熟悉的触感,虽然还不能完全放心,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缓解的作用。
  随之将手放下,他触碰到的却不是床,而是一团未知的黑色生物。
  “Oh!That\'s too bad.!”
  
  蜘蛛侠嘴上一边嚷嚷道,一边用力扯下毒液。可不管是现在的状态,还是毒液极强的附着能力都对他是极为不利的。最终......黑暗终于将蜘蛛侠全身笼罩于其中。
  “嗨!你还睡得好吗?”
  死侍一进门就看见穿着黑色制服的‘蜘蛛侠’,他提着墨西哥卷的手有些不知所措。
  “哇~你这是在哥出去时换了一身制服,酷哦!”
  吹了一个口哨,死侍将墨西哥卷放在一旁,直接掏出了腰间的□□。
  “虽然哥是想这么说了,不过我更想知道的是他去了哪里。哥可从未听说那家伙有换制服的消息。”
  
  “Venom......毒液...和蜘...蜘蛛侠是.....一体的!”
  毒液与蜘蛛侠融为一体的时间并不长,尽管有过一次经验,但在某些地方确实还不是完全适应。不过对于危险的预知是每个事物的本能,由于蜘蛛感应这种感觉更甚。
  对面那个家伙,现在......很危险。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是蜘蛛侠才不是你的。哥早就在他出身时就预订了,哥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哦!”
  死掉的话还没有说完,毒液就直接给了死侍一击蛛网。张开狰狞的嘴,它冲死侍咆哮。
  
  7.
  死侍看着因为噪音而抱头不断哀嚎的毒液而感到心情愉悦,嘿!瞧他终于找到这个怪物的弱点了。左手已经断去,腹部被破了一个打洞。但这些对于死侍来说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类的情况,他现在心中全是将要杀死这个黑色怪物的乐意。
  什么?你说蜘蛛侠?死侍表示自己一定会把他找到的,然后给他一个大大的吻,以弥补自己受伤的小心灵。顺便再蹭一点油是再好不过的了。
  
  死侍和毒液的打斗十分具有破坏力,虽然一开始人们都想着避开,但当毒液渐渐处于下风,直至现在的场景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摄像头拍摄着这一幕,记者在人群中进行着现场报道。这将成为他们今天的头条新闻。
  
  砰!
  子弹从枪□□出,就像是慢动作一般,带着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心脏之处奔去。随及是一阵惊呼声。
  
  黑色之下——是意想不到的身影。
  
  毒液早就不知消失在哪里,似乎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这黑色怪物就疯了一般的自行脱离蜘蛛侠。只不过,这还是晚了。
  子弹在一瞬间穿透蜘蛛侠的心脏,才恢复意识的蜘蛛侠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朝自己举枪的死侍。
  “......”
  他似乎喃喃出声,可没人听见他的声音。或许是他以为自己出声过,但却早就没了出声的力气。
  死侍...韦德......
  
  死侍看着蜘蛛侠拿手的枪一瞬间僵硬,慢慢蹒跚着前近,他颤抖着手伸向蜘蛛侠。
  蜘蛛侠永远都不会死的。
  死侍深深相信着这一点。
  他曾说:
  如果蜘蛛侠要死掉,那么他一定要死在哥手上。

评论(9)
热度(111)
© 慕思而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