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啊方便面,真是神奇

  慕思而倾  

【锤盾】风铃草(五)

1.


    那双炙热的手贴上他微微发烫的肌肤,上方沉重的压迫感使他呼吸困难。有什么轻柔的东西总是拂过他的脖颈,痒痒的。内心深处对这种亲密接触的恐慌使他奋力挣扎,可他的脚反被对方用腿夹住,双手也被一只大手粗鲁地压到岩石上。吃疼地闷哼,手臂某处剧烈疼痛。


    至少也得脱一层皮。他虽然这样想着,但挣扎的力度并没有减小,可二者的悬殊实在是太大,更别说他的手脚都被对方禁锢。


    “放开!”


    沙哑着嗓子,史蒂夫狠狠地皱眉。二者的距离实在是太近,有一种浓烈的酒味悄然被史蒂夫吸进胸腔。浓烈的仙境之酒,那是凡夫俗子轻轻一闻便足矣醉倒的。他的大脑背着酒味逼得发昏,发烧的身体更是渐渐软弱无力。待听到衣服被撕裂的那一声响动,最后一根弦已然绷断。


    黑暗中,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外面的风雨依然肆无忌惮,这一漆黑的小山洞既是寒如坚冰,也是热如火烤。


    “啊--”


    一直忍受疼痛的史蒂夫终是忍不住出声痛鸣,似野兽,黑暗中的那人狠狠地咬在史蒂夫胸膛之上。并非亲热,是实实在在的撕咬。紧接着是脖颈,也传来剧烈的疼痛。


    没有衣物的保护,史蒂夫白嫩的肌肤被许多尖锐的石子划出细小伤口。随时间的流逝,与酒香混杂在一起的味道中有了血腥味的存在。或许是闻到这微小的气息,那人的动作开始变得温柔。他细细舔舐史蒂夫身上被自己咬出的伤口,一只带茧的手拭去史蒂夫眼角的泪水。史蒂夫看不见,他只是对后者莫名其妙的动作感到恐惧,身体不住颤抖,可他不能认输。


    狠狠咬住男人的肩膀,牙齿都酸痛也没有松嘴,汗渍与血液混合流进他的嘴中。血腥味与酒香的气息混杂似是催情的致命武器,男人的手终于探向下方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慌乱是放松警惕的助力,血液成了这场单方面盛宴的最佳润滑剂。


    再强的意志力也抵不过身体的限制,史蒂夫的意识飘忽,男人对他做的事已经没有任何知觉。或许这就像他被他人多次欺凌后对疼痛的无知无觉一般。挺过去后,一切都会好起来。也许……也许巴基会像曾经一般,总是会出现在施暴者背后,来上一记狠拳。


    渐渐闭上眼,史蒂夫感觉自己漂浮在大海之内。身体起起沉沉,此刻他正处于深海,胸口闷疼,四肢与此处的深寒融为一体。


    鲜红的血线带走的是生命。


2.


    巴基匆匆在森林中寻找自己日夜思念的人的身影,捂着胸口,异常疼痛。


    他以为,自己会如从前一般每次都能在老地方看着史蒂夫静静执笔写生的。可时突然巴基皱眉,他的足迹停在一个洞口。


    暴风雨仍是没有停下,为了方便在森林中奔跑,巴基早已将伞收起。伞尖不断滴下连贯的水珠。闪电带领雷声照亮这一刻洞内的场景,巴基差一点没有直接掏出腰间的枪去寻找犯罪凶手。


    急匆匆跑进洞内,打开手电,他看见赤裸躺在岩石上,满身伤痕的史蒂夫。血腥和酒气到现在也没有散去,轻轻拂过对方,即使是已经昏睡,那人微微颤动。


    暴雨似乎成为一场洗礼,巴基用被雨淋湿的内衣轻轻擦去史蒂夫身上惨不忍睹的痕迹。在擦过那些咬痕与浊液时他的表情与这一场暴风雨无二,但他仍然是不断在史蒂夫耳畔说着安抚的话语,就算是怀中的人舒缓表情也未曾停下。


3.


    关于那一场暴风雨之日的记忆,史蒂夫就像是从未拥有过一般。在连续发了几日的高烧后,一直沉睡不醒的他终于睁开双眼。灰蓝色的双眸中,仍是曾经的清澈与坚韧。


    史蒂夫曾经有过对那一日记忆的迷茫,可每一次面对巴基谈起这个话题都是欲言又止。他很少在见到巴基彻底冷下脸,唯独在提起这个话题,甚至是一点引子,巴基身上都会不由自主地散发寒气。渐渐地,史蒂夫也就淡去对此的疑惑。但他也从未觉得这一日的记忆是有多么......


    邪神在梦境中坐与高高的王座,悠闲地俯视位下的大兵痛苦挣扎的神情。细密的汗渍随着记忆进行到最黑暗的时刻泌出,紧紧皱着的眉头显示这一段记忆并不美好。


    一直紧闭的眼突然睁开,血丝布满双眼,污染了这双眼中的澄清。他看向高坐王座的神明,神色莫名。


评论(1)
热度(31)
© 慕思而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