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啊方便面,真是神奇

  慕思而倾  

【锤盾】风铃草(四)

        1.

    托尔没能顺利回到阿斯加德,路程中稍微处了一个意外。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兄弟,也是敌人的洛基。 

    “来得正好,洛基!”

    洛基做出一个嘘声的动作,谎言之神的眼中带着对眼前人的讥讽嘲笑与同情。

    “我亲爱的哥哥,愚蠢的雷神啊——你觉得你记忆中的第一次来到中庭的记忆是否属实呢?”

    “洛基,你什么意思?” 

    紧握雷神之锤,托尔听不明白洛基话语中的深意。挑挑眉,洛基也根本没有指望托尔能够迅速明白,他只是勾起嘲讽的笑容。

    “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接下来你将会看见一个由你为主角的——有趣的戏剧。”

    “祝你有一个好梦,我亲爱的哥哥。”

    话音刚落,洛基的身影瞬间化雾而去。最后只得触碰到那一丝虚幻的托尔忽略心中强烈的不安,一瞬间心脏处传来的绞痛使这一名年轻的神明跪倒于地。

    发生在曾经的回忆宛如褪色回忆的电影胶卷般断断续续被呈现,在阴沉猛烈的暴风雨中,被掩埋的灰色终是挖掘出了。

2.

    这是史蒂夫所做的第二个梦,墨绿眼眸的青年只留下一句敬请期待的话语便消失。迷茫地看着在画板上细细描绘森林景色的手,纤细白皙,而且没有多次战斗留下的伤痕。无法控制这一具身体,只能看着画作被描绘。

    他认得这画风,也认得这一双绘画的手,全是属于自己的。

    一声轰鸣的雷响,闪电划破天空,天色一下变得灰暗阴沉。在这雷鸣下,史蒂夫感受自己渐渐与这一场景的自身融合,然后——他将只记得现在的史蒂夫,那个布鲁克林的小子。

    史蒂夫举着画板竭力躲避这场大雨,狂暴的风几乎将他吹倒。虽然这只是一个玩笑话,可史蒂夫的身体确实是经受不住这样的狂风暴雨。想起在出门前建议自己带一把伞的巴基,史蒂夫已经准备好回去后大躺几日病床以及面临巴基的喋喋不休。

    慌乱中的史蒂夫找到一个简易的‘避难所’。那是个勉强算是宽大的洞,外面虽下着暴雨,里面依旧干燥。狂风吹入洞中,洞内防潮可并不防风。鸡皮疙瘩全被激起,湿哒哒又贴身的衣服被史蒂夫脱下拧干后又再一次穿上。抵不过愈加昏沉的大脑,史蒂夫蜷缩在角落沉沉睡去。

    洞外的暴风雨依旧肆虐,黑夜降临,那是属于猛兽出没的时间。可在此时没有一只猛兽敢接近这洞内,因为有更加凶猛的生物已经踏入。带着炙热的温度,那一双手攀上史蒂夫的肌肤。

3.

    洛基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曾经做的一些事会给现今带来莫大的帮助,在几十年前的那一日,洛基在托尔的酒杯中偷偷加了一些小东西,并且将他踢下中庭。

    他知道某些漏洞,偷偷做这些事并不会被发现。

    那时候的自己一定是对现在有着极大的预感,所以才会制造出这么一个世纪性的恶作剧。

    那东西很烈,足够让托尔失去那一夜的记忆。当然,出于好心——大概?洛基将那一个可怜的受害者的记忆抹除。    轻抿一口杯中鲜红的酒汁,他的脸上浮现恶魔式的笑容。

    大戏即将开演,不是么?

    

    

    小剧场:

    洛基:我是一个拿了剧本的男人~~~

    娜塔莎:其实我挺期待这一场大戏的( ̄︶ ̄)↗。 

    班纳:这样做会不会有一点不好......

    娜塔莎轻轻瞥了一眼。

    班纳:好吧,其实我也挺期待的。

    贾维斯:Sir,超高清照相机以及摄影机已经准备好。

    托尼(对贾维斯竖起大拇指):干得好!

    巴顿:三个男人之间的故事总是很——激情四射的。

    科尔森(咬帕):总有一种好白菜被蛛拱了的心情... ε(┬┬﹏┬┬)3

    荷兰虫(兴奋):听说托尼出资拍了一部电影,叫做《三个男人间的那点事》

    加菲虫(一脸认真):嗯...对,但是听说未成年不得观看。

    托比虫((o?▽?)o  ):我已经成年了。 

评论(3)
热度(36)
© 慕思而倾 | Powered by LOFTER